学海中的一条咸鱼,每天挣扎在作业大山之中。
主雷安&轰胜出,什么坑都混。
圈名-洛羲米团


【冬巡组】无题

冬巡组,一个短小的片段
活在回忆的安特库×成熟不少的法斯

寒冬,绪之滨。
冬天是那么令宝石们厌烦。太阳终日躲在厚厚的云层之后,只露出一小块病态的脸颊,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。空气中飘浮着的水汽,纷纷化作晶莹剔透的结晶,轻者悠悠上升化为雪,重者层层堆积化作冰。到处都是银装素裹,就连平日里蔚蓝的大海,此时也四处漂荡着略有些浑浊的大块浮冰,在一丝丝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,更加莫不可测,变化无穷。
缺少光照的特点令冬天不被宝石们接受。比起耐着倦意参加冬巡、与月人作斗争,他们更倾向于换上睡衣,盖上被子美美地睡上一觉,一直睡到第二年春天来到才悠然转醒。冬季御敌的重任,自然就交给了在冬季才能更好发挥实力的安特库。 
「这是我第一次参与冬巡。」 
小法斯在往年,是最喜欢冬眠的。平日里的淘气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,于是每到冬天,他总是一挨着被子就能睡,一睡便一发不可收拾,直睡到春意盎然之时,才在庸医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中恋恋不舍地离开亲爱的棉被。每次都是最迟起床的那一个,自然就见不到在早春未到就化为液体形态的安特库——两人就这么随意地错开,几百年也没见上一面。今年的法斯不知怎么,突然就没了睡意。趁着大家熟睡的时候偷偷爬起来,在大厅中晃悠,误打误撞地撞见金刚老师,还有冬季的巡逻者——安特库。
「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。」
安特库是不苟言笑的。他有一头银白闪亮的短发,一双冰冷却暗藏柔情的眸,和最脆弱却依然坚强勇敢的身躯。他穿着一身与众不同的白色制服,黑色的精致手套内层,隐约可以看出绣着春天艳丽的繁花——是他对春天的向往。
安特库是平易近人的。他向来是独来独往,与世隔绝,能有机会亲近别人的时刻,或许只有暮冬的那短短几天——他会在春天化为液体形态。但冰冷只不过是对脆弱柔软内心的伪装,内在的柔情似水才是他真正的一面。他为冬眠的大家排除阻碍,让他们能享受一个安静舒适的梦境;他给予同行的法斯有些蹩脚的关怀,帮助他熟悉工作,早日成长;他在法斯双臂下落不明时奋不顾身跃入冰冷的海水搜寻,在搜寻无果后自责地铺在老师怀里轻轻啜泣……这个冬天的孩子,用自己的独特方式默默守护着大家。
「这是我第一次和他组队。」
「也是最后一次。」
多好的一个人呐……他在被月人罪恶的箭矢击中凋零破碎的那一刻,还惦记着年幼的法斯,以食指轻轻触碰唇,提醒法斯不要出声,保证双臂不受控制、身体脆弱的他活下去。
法斯忽然感到一阵眩晕,胸口疼痛难忍——这是古代生物的缺陷。他怀念安特库。无数个日夜里,他都能看见安特库与他相隔甚远,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静静地、默不作声地凝视,在法斯试探着向他伸手,想要触碰他时,突然以食指轻轻触唇,在下一秒毫不留情地支离破碎。不留任何痕迹地。
「梦醒了。」
冰棱刺耳的尖厉声线再次刺激着法斯。他一手撑地,屈腿从雪地里站起,随性地甩甩短得过分的青色短发,用手握住安特库留下的断刀。刀起,刀落。只一击,就将烦人的冰棱击碎。冰块飞溅,四散开来,像一片片冰树叶,在空中旋转翻飞。
「该长大了。」
他像是看见了什么,轻轻转身,仰望蓝天。
寒风吹动他的碎发,青色的发丝在一丝丝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灿烂夺目的光芒。黑色的衣摆随风飘扬,身后的刀鞘与白色绑带也舞动着。一滴滴合金在他身周闪烁,犹如夜空中的繁星那般闪耀绚丽。他俯身,将两腿一前一后地叉开,握紧了手中的断刀。
天边出现了一个黑点,正呈放射状疾速地扩大。
「我终于,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模样。」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2 )

© 寒照 | Powered by LOFTER